阿娇想了想,又觉得毒酒也不甚靠谱。

    毒性再猛,怎么也得有个发作过程。

    还是跳楼吧。

    头朝下,砸地脑花四溅,想必能立时死的透透的。

    唯一的美中不足,恐怕就是死相难看。

    但她如今把脖子都割成了血盆大口,似乎也没有好到哪去。

    这么一想,又有些想笑。

    疼也顾不上了,就是想笑。

    笑完了,潮水般的睡意无法抗拒地涌了上来。

    低垂的眼帘前重影叠叠,耳边楚服的哀声祷告也开始模糊。

    所有的一切,都在模糊,都在虚无。

    她明显地感觉到五感在消弭。

    她在一点点地离开这个世界。

    她缓缓阖上双眼,平静地接受死亡的降临。

    她只有一个愿望:来世不要再做人了,做一棵树吧。

    荒原也好,深山也好。

    随便是哪里,让她当一棵树吧。

    葳蕤参天,朝气蓬勃。

    没有喜怒哀乐,没有爱恨情仇。

    平生所愿,不过是扎稳树跟,努力汲取脚下的养分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可就连这样的愿望,最后也成了她遥不可及的奢望。

    她死了,便只是死了。

    没有引魂鱼灯,没有黑白无常,更没有幽冥九泉。

    她的魂不归梁父山①,魄也不去蒿里山②。

    她想,酆都大帝兴许是恼她寿元未完便自刎,故而不肯收她入阴曹地府。

    她起初很是茫然:那作为一个孤魂野鬼,她接下来该何去何从呢?

    可很快,她就高兴起来。

    她二十七年的人生中,去过最远的地方不过是龙首原③。

    她一直很想知道,她身上的齐地之纱、襄邑之锦,嘴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金屋妆阿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百墨居只为原作者一束星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束星并收藏金屋妆阿娇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