刘娉有三位舅父,但从母却只有一位——小王夫人王儿姁。

    是的。

    她唯一的从母,也入了宫,成为了她父皇的嫔妃。

    宫中为了区分她母亲和她从母,便分别唤她们为王夫人和小王夫人。

    从母是在她三妹刘怡出生那年入的宫,三妹今年都九岁了,从母却直到去年才终于怀上头胎。

    父皇高兴坏了,平日里但凡有空便会去看望从母。

    母亲更是隔三差五地亲自为从母下厨,就为了从母吃的顺心一些。

    大家都盼望着从母顺顺利利地生下孩子来。

    却不想,转过年来,太皇太后病了。

    且病势越演越烈,终于在上月壬午撒手而去。

    彼时,从母已经怀胎六月,大腹便便,起卧都变地有些吃力起来。

    可长幼有序,尊卑有别。

    大丧之中,便是皇后怀着身孕亦不能免,何况是从母?

    母亲为此成日里提心吊胆,生怕从母一个不慎动了胎气。

    好在到今天大丧终于要结束了,而从母也一直平安无事。

    今早起身,虽然母亲怕落人口舌,人前人后都不敢说一句担忧的话,但刘娉还是明显感觉到母亲长出了一口气:大丧终于要结束了。

    刘娉想到此处,越发心慌意乱。

    从母三十五天都熬过来了,千万不要临了出什么意外啊。

    但母亲又一早便三令五申过,大丧中就是天塌地陷,也得恭恭敬敬地祭拜完毕后才能去逃命。

    因而刘娉虽然急地五内俱焚,当下也不敢轻举妄动,只敢在原地踮着脚竭力张望着。

    可她的两个妹妹,刘容和刘怡,到底年纪尚小,不懂这其中的利害。

    一见前头乱了起来,便关心则乱,把母亲的嘱咐抛在了脑后,抬脚便要往前头跑。

    刘娉吓了一大跳,忙一手拽住一个,低声呵斥道:“干什么去?快回原位!”

    刘容还当长姊脑子没转过来,急地都要跳脚了:“姊姊,可能是从母出事了!”

    刘娉压低了嗓音,声色俱厉地骂道:“可我们去了又能怎么办?快别给母亲和从母找事了!回去!”

    刘容犹还不服,但畏惧长姊威严,到底不敢再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她忿忿然地牵着刘怡,刚要跺脚回去,忽地身边卷过一阵风,一个小小的身影不管不顾地朝前跑去了。

    周围人霎时全傻了。

    谁这么无法无天?

    刘娉这三姊妹闹腾的就够让人瞩目了,居然还有更出格的!

    她们姊妹三个也忙朝后看去,一眼便扫到堂邑翁主的位置上空空如也。

    是阿娇!

    但她为什么要这么担心从母?

    她和姑母同她们一向算不上亲厚啊。

    刘容一头雾水,百思不得其解,但这并不妨碍她立时向刘娉抗议起来:“长姊!”

    刘怡也跟着嚷道:“长姊!”

    她们俩的意思很明显:阿娇都能去,她们凭什么不能去?

    刘娉气地脑仁都要炸开了。

    是。

    按制而言,公主是比翁主尊贵。

    但也得看是什么样的公主,什么样的翁主。

    毕竟父皇只有姑母这一个嫡亲姊姊,更只有阿娇这一个嫡亲外甥女。

    而她们只是父皇众多庶出子女中的其三,认真论起亲疏来如何比得过阿娇?

    可这话,大庭广众,众目睽睽之下,刘娉也委实没法和两个妹妹分说。

   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金屋妆阿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百墨居只为原作者一束星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束星并收藏金屋妆阿娇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