是。

    她知道,从前种种,那都是从前了。

    便是刘彻,如今都还不叫刘彻,而是叫刘彘。

    且他是七月七日的生日,若认真算来,如今还尚不满一岁,正是最天真烂漫的时候,

    他懂什么呢?

    他又做了什么呢?

    所有的伤害与辜负尚未发生,她没理由为难或攻击任何人。

    所以——

    王夫人想为刘彻争一争,那便争吧,她绝不会从中作梗。

    甚至倘若来日,还是王夫人争赢了,那她会规规矩矩地恭贺刘彻君临天下。

    但——

    她也至多只能做到这样了。

    她不是圣人,她没有海纳百川,有容乃大的心胸度量。

    从前种种,她究竟无法释怀,究竟对他们心存芥蒂。

    想再借她的力?

    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她好像不是很愿意呢。

    阿娇轻垂眼帘,慢然一笑。

    馆陶长公主一回眼瞧见了,笑着将她搂入怀中:“娇娇一个人笑什么呢?也说给母亲听听。”

    阿娇自然不肯说,只是抱着母亲的胳膊摇头轻笑。

    馆陶追问两遍未果后,便不当回事了。

    左右小孩子的世界就是这样,哭没道理,笑也没道理。

    只是——

    她忽又想起方才阿娇的软糯坚持,好笑地感慨道:“没想到我们娇娇眼光这么高,南珠都嫌不好看。”

    咦——

    阿娇被问地脑中灵光一闪。

    对了。

    她还得试探一下如今母亲是怎么看王夫人的呢。

   &nbs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金屋妆阿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百墨居只为原作者一束星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束星并收藏金屋妆阿娇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