宫娥也没有什么旺盛的求知欲,随他说的是什么,左右与她无关。

    她仍是恪尽职守,全神贯注地盯着身前的堂邑小翁主。

    但——

    但她怎么忽然顿住了脚步?

    而且,怎么还像是如遭雷劈的那种呢?

    宫娥等了又等,也不见她再度挪步,便轻声试探着叫了几声堂邑翁主,却都如石沉大海一般,未见有半点回音。

    她同之前的丁喜一样,深刻地明白尊卑高低并不见于年纪,故而当下不敢再行催促,只是凝神静气地关注着她的一举一动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,阿娇压根就没听见。

    她整个人都傻住了。

    这里是未央宫前殿,是整个汉室的中枢首脑,等闲怎么会有幼童在此嬉闹玩耍?

    只有一个可能性,那是皇子。

    所以——

    那是刘彻……

    噢——

    又错了……刘彘刘彘……

    那么——

    会是他吗?

    天子舅父如今有十位皇子。

    但三月二十七日时,已封二皇子刘德为河间王、三皇子刘阏于为临江王、四皇子刘余为淮阳王、五皇子刘非为汝南王、六皇子刘发为长沙王、七皇子刘彭祖为广川王,且于四月初便已离京就藩,甚至因祖制所限都没能回来奔丧,只能在封地为太皇太后守孝致哀。

    而剩下的四位皇子,皇长子刘荣十六岁,皇八子刘端和皇九子刘胜同龄,都是十岁。

    只有去年七月出生的皇十子刘彘,如今将满周岁,对得上年龄来。

    这一刹那,周遭的一切仿佛噤声失色了一般,所有的所有变地缓慢而迟钝,她什么都感受不到了。

    她整个人都像被施了定身术一般,恍如泥雕木塑般地呆望着前方,脑海中一片空白,心里有个狂躁如雷的声音在拼命呐喊:是他!一定是他!

    可是——
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金屋妆阿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百墨居只为原作者一束星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束星并收藏金屋妆阿娇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