窦太后被整整瞒了一年,方才在无意之间撞破了真相。

    彼时长安城中盛传流言,说雁门郡太守郅都勾结匈奴。

    窦太后听闻后大为愕然,真假姑且不论,但郅都?

    他不是早死了吗?

    于是,真相大白,再瞒无可瞒。

    窦太后气地倒枕搥床,目眦欲裂:“好啊,真是好啊,他可真是汉室的好天子啊——”

    母亲忙一面给外王母拍胸顺气,一面慢声细语地劝她消气。

    外王母惨然一笑:“消气?孤的儿子杀了孤的孙子!孤如何能消气?”

    一时满殿死寂。

    阿娇心下大骇,不可置信地望向母亲。

    母亲完全顾不上她,她在竭力为天子描补:“母后,陛下怎么可能做这样的事情?这其中必定有什么误会。”

    但外王母伤心太过,如何还肯再粉饰太平,她单刀直入地反问母亲道:“误会?什么误会?

    郅都如今活地好好的,那是孤的误会?

    那雁门郡太守的任命策书,也是孤的误会?”

    母亲被问地沉默下来。

    可外王母还没有住嘴的打算,她唇边涌起浓重的嘲讽:“孤从前真是傻透了,傻到居然相信没有天子的授意,郅都便敢跋扈到不许刘荣上书分辩!”

    她说到这里,禁不住地老泪纵横起来。

    虽说天家之中先君臣后父子,刘荣作为废太子,身份委实尴尬,也委实令人忌讳。

    若是他还在,便是窦太后都会提点刘彻,让他对刘荣多加防备,万不可让刘荣受了有心人的挑唆,生出什么不该有的心,做出什么不该做的事来。

    可他死了,他绝望无助地自杀于狱中。

   &nb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金屋妆阿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百墨居只为原作者一束星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束星并收藏金屋妆阿娇最新章节